凭经验判断会有副作用
2019-11-21 07:5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满腔“英雄气” 一把辛酸泪

余胜光的抗非事迹得到了部队认可,但据说由于种种原因只记了一个三等功。这个荣誉的代价是巨大的。多系统多脏器的并发症、后遗症一直在折磨着他:骨头8处坏死、肺纤维化、肺结核、病毒性心肌炎、糖尿病、左肾结石、多发性末梢神经炎、植物性神经功能紊乱……尽管表面上看,他与常人没有太多差异。

对于一个需要特级护理的病人来说,余胜光知道自己很危险,却时刻体谅着医护人员的工作,能做的事都自己做,尽量不要传染他人。开始勉强能走,后来一站起来就倒,上一次厕所,必须先从床上爬到地下,从地下爬到厕所,扶着墙坐上马桶,再这么回来,一趟就要40分钟,而厕所离床不过三米。到最后只能趴在床上,奄奄一息,往家里拨电话的力气都没有。

该受的罪都受了

快要出院时,余胜光兴奋地脱掉一个月没来得及换的袜子,一抖,掉下一大捧肉皮。他噙着泪小心翼翼地扔掉了。

感染后,余胜光一直被专家当成死亡病例研究,报过三次病重,三次病危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在我们多次“游说”下,透露了一些细节。看似平和的讲述,道出了一个血淋淋的故事。从开始的发烧、胸闷到一分钟呼吸50次、心率120次,血糖700毫克,血色素3克,血小板2万,心衰、肾衰,肺满布阴影,电解质一塌糊涂,余胜光的病情越来越重,使用了大剂量激素和多种抗生素。从130斤一直瘦到90斤,浑身干枯,完全走了形。腰上的带状疱疹一圈又一圈,手指因血糖过高出现坏疽,里面全是脓,输着液不一会儿全漏出来了,胳膊肿得老高。到后来痰没了,咳出来的都是血。整个人黑黄黑黄,一个多月没有洗脸没有刷牙,因为长期戴口罩捂着,嘴巴溃烂得很厉害,咬一口馒头,馒头上尽是血,为了活着,也只有把带着血的馒头吃下去。

过去的付出,余胜光无怨无悔,他也总自我安慰,比起献身的同志还是幸运的,也一直满怀希望积极治疗,争取早日回到工作岗位。然而过去的英雄,如今已鲜少有人提及,甚至单位的部分领导和同事“明里”、“暗里”把他们当成“包袱”,这让他十分委屈和辛酸。

英雄的待遇并不高——自从非典“战斗”出来后,余胜光并未拿到一分钱奖励;抗非后的他根本无法工作,可能因此未到退休年龄就须办理病退;电话费、交通费、营养费、护理费和辅助治疗费一直自己负担,而得病后他再也没有奖金和年终奖,经济上造成了很大损失。比如虫草鸡精吃一年就是两三万,不补,连现在的身子骨都没有。

得病之后,余胜光和朋友几乎断绝了来往,从来不主动打电话,朋友要来,他也一口拒绝了。对于这个,同病相怜的病友很能理解,“他到门口打的,过去5辆都拒载,急得眼泪都要掉出来,说句不好听的,现在主任谁不开车!不因为非典能得病吗?不得病能不上班吗?上班能不晋升不赚钱吗?能被人看不上吗?”

虽然目前医疗费实报实销,医疗上照顾得也不错,然而随着医疗改革,未来医疗费用能不能全报,心里完全没底。生活不能自理、交通困难、高昂的营养费、住房困难、照顾不了家人……看不到长效的保障机制给余胜光日后的生活投下了阴影。一想到这些,整日忧心忡忡,寝食难安。小汤山医院几次组织心理测试,余胜光总是中、重度抑郁症。

虽然不能动,余胜光的神志还是很清醒的,怎么会治不好呢?突然想到激素的问题。第一次用激素时,他就有些迟疑,凭经验判断会有副作用,被告知没有问题后,才放下了心。当时一般要求是320毫克一天,后来用到640、800一天,一直用了近两个月,剂量达到20000毫克。这些日子里,反复发热、上消化道出血,病情仍不见好转。余胜光冒出一个想法:对自己做实验!要是激素跟病情有直接关系,及早发现的话,就能大大减少对病人的危害。他挣扎着用针扎破手指头,开始验血。早上血糖12毫摩尔/升,心率120次/分,有点高。中午没吃饭,打了激素一小时后测,血糖29毫摩尔/升,心率150/分。后来又测了几次,血糖越来越高,呼吸心率仍然很快,这才明白激素可能是病情加重的一个重要原因。余胜光马上要求停止使用激素,非常时期,医生根本不敢作主,他只有自己在病历上签下承诺:在病人的要求下停止使用激素。接着继续天天测,时刻监控,没过几天,突然感觉呼吸肌松弛了一下,死不了了!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p47.cn网上投注平台官方,网上正规彩票网站,什么网站买彩票正规版权所有